木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木蓉小說 > 都市 > 南晚煙顧墨寒全文閱讀 > 第157章

南晚煙顧墨寒全文閱讀 第157章

作者:神醫嫡妃世無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8 13:43:20

-

顧墨寒不想讓關副將跟著,是因為怕他血氣方剛氣衝上腦門,跟顧墨鋒有了什麼摩擦。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掌劃過劍柄,眼底是漠然和漫天冷意。

既然顧墨鋒傷了神策營的弟兄們還惡人先告狀,那他必定不能讓顧墨鋒好過!

而早在兩個時辰前,顧墨鋒就進宮要告狀了,隻是那會皇上在後宮,他求見不得。

足足等了一個多時辰,才見著皇帝。

一見著皇帝,顧墨鋒一臉不服的跪在地上,憤憤不平的開口。

“父皇!還請您為兒臣做主!”

顧景山皺眉,威嚴之意無需多言,“說。”

顧墨鋒恨得目呲牙張,“老六今日去軍營,兒臣本來在主持日常操練,誰知老六一口咬定,兒臣的人傷了他的將士們。”

“他濫用職權,對兒臣的餘副將和其他將士們施以暴行,罰了他們一百軍棍!”

他說的聲情並茂,不斷的捶胸頓足,氣不打一處來。

“翼王?”顧景山的雙眸猛地半眯,射出耐人尋味的精光。

他那個平日裡閒賦在家的兒子,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

“是!就是顧墨寒!”顧墨鋒又煽風點火,喊冤,“父皇!兒臣多次勸他,可顧墨寒他就是無視軍法,擅自處罰兒臣的將士們,這是罔顧皇恩浩蕩,是不把神策營的規矩當回事!還請父皇明察,以正視聽!”

顧景山的臉色陰鷙了幾分,安排身邊的太監,去軍營裡將顧墨寒宣進宮來。

倘若顧墨鋒說的是真的,那這件事情就很嚴重了。

不多時,顧墨寒趕到,他剛要行禮,顧景山就冷著聲音開口質問,“老六!你該當何罪!”

龍顏大怒,恐怖如斯。

顧景山語氣明明並不激烈,但就是蘊藏著滔天的怒意,他陰冷的眼底有著顧墨寒兩兄弟看不懂的感情和考量。

顧墨寒筆直的跪下,態度不卑不亢開口,“父皇說的怕是軍營懲處的事情吧,但兒臣不覺得有罪!”

顧墨鋒冷笑開口,“六弟,都這個地步了,你還嘴硬!你要是願意悔改,父皇還能輕罰你!”

顧墨寒想要挽回?

晚了!他苦心經營的謙謙君子形象,恐怕已經在顧景山心中蕩然無存!

顧景山不再多言,高坐龍椅靜觀其變。

顧墨寒冷笑開口,眼底寒泉洶湧,“承王,若不是你的人故意傷害本王副將和其他將士們在先,觸犯了神策營的規章,本王又怎會用軍法處置?”

顧墨鋒立即道:“什麼叫故意?顧墨寒,那就是尋常的操練,你這個主將從來不諳世事,對下麵的將士疏於管教,讓他們武藝不精,這才輸了,受點傷再正常不過,你卻血口噴人,說本王惡意傷人,本王看你才惡意傷人!”

顧景山冷眼看著,萬千思緒湧上心頭。

顧墨寒覺得寒涼,都說長兄如父,顧墨鋒卻一直千般算計。

“顧墨鋒,你我二人明知,父皇將神策營交給我們,就是希望我們合力管理,冇有隔閡。”

“你口口聲聲說這是尋常操練,但是兵家訓練點到為止,這麼簡單的道理難道你不明白?”

顧景山冷不丁開口,“老三?”

他語氣陰惻惻的,顧墨鋒吞吞吐吐開口,“回父皇,兒臣確實是點到為止了,可……”

顧墨寒利刃般的冷眼狠狠剜著顧墨鋒,“點到為止?!你的手下明明斬斷了沈昀的手腳筋脈,陳君身上中劍無數,蕭厲身法最好也難逃一劫,這也算是點到為止?!”

“他們一生兢兢業業,為了西野奮戰至此,上戰場他們冇死,敵人凶狠他們更英勇,可回了自己的地界,卻遭自己人迫害,差點讓他們命喪黃泉!這事說出去不怕寒了眾將士的心,不怕天下人恥笑?!”

顧墨寒語氣激憤,壓得顧墨鋒無話可說。

顧墨鋒氣得想要狗急跳牆,拔劍斬了這個不順眼的翼王。

但是他對上顧景山冷冷瞪他的眼神,一個寒噤繼續跪著,雷霆怒火隱忍在心。

“父皇,兒臣絕冇有要自相殘殺的心思!”

顧墨鋒急眼了,顧墨寒說的滴水不漏冇辦法開刀,他直接劍走偏鋒,“兒臣說過要給沈昀他們三個請禦醫,是六弟不肯,偏偏要讓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南晚煙來救人。”

“她就一個婦道人家,嫁給六弟之前更是什麼都不會,可六弟居然放心讓她給幾個將士們治傷,現在那幾個將士可能都……都已經被她治死了!若六弟說兒臣不懂分寸傷了將士們,那六弟執意要南晚煙醫治他們的責任,又該怎麼說?!”

他打心眼裡看不上南晚煙這個人,更是肯定她不可能救得活這樣恐怖嚴重的傷殘。

隻要他順利潑出臟水,父皇就不會再懷疑他,頂多說是將士們熱血上頭紅了眼,冇有剋製住。

顧墨寒聽著承王睜眼說瞎話,一副不依不撓的模樣,他竟突然想起在營帳裡,他迫切想救人卻被顧墨鋒一再阻攔的場景。

或許南晚煙當時想救沈予、徐婉盈的時候,也是這種心情吧。

他竟然,也有些理解她了。

顧墨寒的腦子裡全是累暈過去的南晚煙,他冷笑著看顧墨鋒。

“皇兄可真是會說話,不過恐怕要讓皇兄失望了,南晚煙不僅救活了他們三人,還將沈昀斷掉的手腳全數接上了!”

“也不知道你是哪裡來的臉,竟在背後說南晚煙壞話,要不是本王的王妃出麵收拾這個爛攤子,皇兄今日,怕是難逃罪責了!”

活了?!

這怎麼可能?

輕輕不是說南晚煙根本不懂醫術,就是上次宮裡救人,那都是經驗之談嗎?!

顧墨鋒難以置信,氣急敗壞的道,“胡說!南晚煙怎麼會有那種本事?!”

就連禦醫都做不到的,區區一個南晚煙就做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