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蓉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木蓉小說 > 都市 > 趙錚林芷月 > 第181章 有何不妥?

趙錚林芷月 第181章 有何不妥?

作者:盛天皇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1:25:33 來源:SiLuKe

-

趙嵩的話語中,充滿了質疑意味。

的確,趙錚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便輕易地作出一首驚世詩篇。

這太過匪夷所思了!

就算是天底下再博學多才之人,也不見得能如趙錚這般。

不遠處,陸冶捋著鬍鬚,不鹹不淡的開口。

“大皇子殿下,如殿下這般詩才,老夫平生也聞所未聞!”

“莫說是老夫,怕是諸位大人,也都未曾見過。”

“殿下,容老夫多嘴一句……”

他細細思忖著,似是在琢磨說辭。

“這首詩,殿下是如何作出來的?”

“若能說清楚文思,那必可清者自清!”

這一番話,語氣極為中肯。

似是在幫著趙錚出謀劃策。

然而,趙錚卻玩味地笑了起來,嘴角掛著一抹揶揄。

“莫非陸大人以為,本殿下早就知曉了燕澄澈給出的題目,所以早早便有了準備?”

“還是說,你覺得本殿下早早便與燕澄澈串通好了?”

趙錚轉身麵向陸冶,寒聲質問。

陸冶臉色頓時一僵。

趙錚的話語裡,倒變成他在質疑燕澄澈了!

連忙要開口辯解。

可這時,趙錚卻板起臉,威嚴冷喝。

“陸冶,你這大學士莫非如此迂腐?”

“若是如此,我勸你自行請辭,切莫汙了朝廷的名聲!”

趙錚大袖一揮,說完,不再理會陸冶。

轉而向著燕澄澈看去。

“燕澄澈,你這首詩還需要多少時間才能作出?”

“你給個準確時間!”

“若是趁早認輸,也免得耽誤了大家的時間!”

今日他來這奉京書院,與燕澄澈當麵對質。

自證清白?

還遠遠不是他的目的!

趙嵩和這姓燕的想要讓他身敗名裂,那現在,該是他反擊的時候了!

聽聞此言,燕澄澈呼吸起伏不定,汗水幾乎已經將衣衫打濕。

即便絞儘了腦汁,可縱觀他今生所寫出來的所有詩詞。

也斷然找不到一首,能夠比擬趙錚這首詩詞的!

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這一句詩,始終迴盪在他的腦海中。

幾乎要成為他無法磨滅的心病了!

“澄澈先生,你覺得趙錚這首詩有何不妥?”

眼看他答不上來,趙嵩心裡暗罵,還是連忙開口提醒。

不妥?

燕澄澈下意識思量著,忽的心神一振!

方纔在趙錚的逼迫下,即便以他的養氣功夫,幾乎都要繃不住了。

可如今轉念一想,他忽的意識到,趙錚這首詩詞裡的確大有不妥!

那首詩的尾句,的確可以稱得上是千古名句!

可是首句,卻並非冇有漏洞。

他眼中閃爍著精芒,倏然抬頭,凝視著趙錚。

“大殿下……”

“你這首詩,以老夫看來,的確可名揚千古!”

“老夫自歎不如!”

聞言,四周所有人都不由一驚。

澄澈先生的意思,分明是承認敗給大殿下了!

在詩詞一道之上,輸給了大殿下!

所有人帶著不可置信,齊齊向著燕澄澈看去。

可自燕澄澈臉上,他們竟隻能看出坦然!

彷彿縱使承認了不如趙錚,也依舊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趙錚雙眸微眯,打量著燕澄澈。

這老東西又想到了什麼詭計?

燕澄澈捋了捋鬍鬚,淡淡詢問。

“大殿下,老夫對你的詩詞有一事不明,萬望殿下為老夫解憂!”

說罷,他輕抬衣袖,吟詠起來。

“王楊盧駱當時體,輕薄為文哂未休……”

“不知,這首句之中的‘王楊盧駱’指的是什麼?”

隨著燕澄澈話音落下,四周眾人也都不由一愣。

先前他們皆被這首詩的尾句震驚到了。

對於首句,一時並未多想!

現在聽澄澈先生這麼一說,他們也都不由在意起來。

王楊盧駱?

指的到底是什麼?

趙錚眉頭微挑,這麼簡單的問題,老東西現在才注意到嗎?

不過,他既然選這首詩,自然便有著自己的用意!

“王楊盧駱,自然是姓氏!”

趙錚淡淡回答,依舊從容不迫。

姓氏?

眾人皆不由一愣。

這首詩的第一句,為何會接連出現四個姓氏?

燕澄澈微微一笑,繼續詢問。

“那這姓氏,又是何意?”

“為何會放在詩詞之中?”

這個問題,四周眾人一時也都無法想通。

秦熙黛眉微凝,也不由仔細思忖起來。

隻是,連她也無法猜透趙錚的用意。

趙錚神色不變,淡淡回答。

“姓氏,自然可以代指他人!”

“這麼點事情,你這江南大儒還看不出來?”

他反問一聲,咧嘴一笑。

哦?

燕澄澈目光詭譎了幾分。

捋著鬍鬚,踱步沉吟。

不多時,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悠悠開口。

“正如殿下詩詞中所說,這詩詞中所提到的四個姓氏,代指他人。”

“就是擁有這四個姓氏之人,開創了一代詩體,而輕薄之人,對此卻不斷譏笑?”

說到這,他又向趙錚詢問。

“殿下,老夫對你這首詩第一句的解析,應當並不算錯吧?”

聽著燕澄澈的話,不遠處,陸冶等人的神色逐漸顯露出一抹瞭然。

他們已然明白了燕澄澈的用意!

莫說是當今大盛,即便縱觀前朝,可也難以尋找出,同是這四個姓氏,又開創出一代詩體的文人!

那趙錚這首詩的第一句,是如何而來?

四週一眾文人,也都意識到燕澄澈所說。

看著趙錚的目光,又逐漸變得狐疑起來。

可趙錚卻不置可否,隻是隨意地揚揚手。

“繼續說下去!”

自始至終神色平靜,看不出絲毫波瀾。

燕澄澈深吸口氣,語氣沉凝起來。

“那殿下,這首詩的首句是如何而來?”

“怕是解釋不清吧!”

他大袖一揮,彷彿終於明白過來。

“殿下,這首詩的確算得上是你所作。”

“不過,恐怕殿下這首詩,是東拚西湊而來!”

聞言,四周所有人皆是心緒一凜。

一個個苦思冥想,思索著這句詩的用意。

似乎的確有些不合情理。

大皇子殿下難道真是東拚西湊而來?

對於四周眾人質疑的目光,趙錚卻仿若未覺。

淡淡的盯著燕澄澈,眼中嘲諷意味更足。

“所以,你今日是認定了本殿下所有的詩詞,皆是抄來的?”

“認定了本殿下便是欺世盜名之輩?”

“不論本殿下如何證明,你都要一口否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